打印页面

首页 > 象山时评 为“反向春运”喝彩

为“反向春运”喝彩

  春节将近,一年一度的春运照例红火起来。浩浩荡荡的车流、人流,共同上演着以家人团聚为主题的传统大戏。

  和往年春运一样,买不到回家的票,依旧是核心话题。但是,有媒体报道,今年春运的订票情况出现了与往年不同的“反向春运”现象。所谓“反向春运”,是指年轻人将老家的父母和孩子接来自己工作的城市过年,节后再返乡,很多一线城市成了热门目的地。从1月28日起,四川、重庆、河南、安徽、湖南、湖北等地的老人们陆续踏上“反向过年”之旅,“反向春运”航线也将迎来客流高峰。而春节过后的2月11日,将开启“反向春运”返程高峰。

  “反向春运”是近年来才出现的新事物,其形成有着多方面的原因。比如,“90后”独生子女居多,使过去多子女必须向父母居住地集中的传统习惯有了改变的可能;许多年轻人害怕回家面对亲人长辈关于婚姻、生育、工资、职级等等方面的催问;回家车票难买,还会增加同学结婚随份子、给晚辈们发压岁钱、看望长辈买礼物等诸多开支;等等。但是,深入分析,大批事业有成、居有定所、收入较丰的农民工成为新市民,无疑是其中最主要的因素。

  农民工是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而诞生的新型群体。他们在改革开放初期率先冲破城乡二元体制的束缚,自主选择就业,为我国企业发展壮大提供了宝贵的人力资源。几十年来,农民工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到2018年,全国农民工数量已达2.87亿。其规模之大、流动之大、贡献之大、潜力之大,在世界范围前所未有。综合来看,农民工依靠辛勤劳动创造了巨大的社会财富,在我国工业化、城镇化和支持城市建设、推动城市发展的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是,相当长的时间里,大量农民工进入城市,干着最苦最累的活,得到的却是最低的报酬,而且这最低的报酬还常常被黑心老板克扣、拖欠。由于受城乡二元户籍制度的制约,这些为城市建设和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的农民工,却不能享受与城市市民同等的医疗、养老、住房、子女教育等社会福利。农民工受到的这种不公正待遇,得到了国家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关爱农民工、让农民工真正享受市民待遇,成为全社会共同的呼声。

  党的十八大以来,农民工就业状况出现了可喜的变化。许多农民工经过多年的打拼,已成为白领岗位的主角。特别是逐渐步入社会的“90后”,他们一改过去主要靠亲戚朋友介绍、企业单向决定的就业模式,直接通过人才市场或媒体、网络等多渠道获取信息,自主选择就业、创业。农民工发展进入“提升技能、融入城市”的市民化新阶段。2014年,国务院先后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做好为农民工服务工作的意见》等。在中央一系列改革措施和政策调整的推动下,到2018年,全国已有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大批新市民的产生,正是“反向春运”强大的社会基础。

  “反向春运”现象的出现,得到了社会的广泛赞誉,主要是从“缓解春运压力”“省钱尽孝”等方面肯定其积极意义。其实,其积极意义远不止于此。“反向春运”最为重要的意义,体现在它是大批农民工真正融入城市、成为新市民的显着标志,是国家切实解决长期存在的农民工问题的重要成果。对此,我们不仅要大声喝彩,更要用心、用行动共同实现彻底解决农民工问题的新期待。(楚牛)

文章来源:http://www.jmnews.cn/news/2019/01/2578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