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与其说是“转入”,不如说是“借用”

与其说是“转入”,不如说是“借用”

  5月7日,据《新华每日电讯》消息,深圳市有关部门证实,富源学校进入此次“二模”前100名的学生中,有10余名学生均从河北衡水第一中学转入。目前深圳市已成立专班进行调查,广东省教育厅也已下发通知要求各地成立“高考移民”专项行动工作组对外省转入生转学条件进行排查。

  窃以为,这与其说是“转入”,不如说“借用”来得准确!

  在各地应试为“王”之时,我们一味高谈素质,似乎有点强人所难。荀子《劝学》有语:“君子生非异也,善假于物也。”这句话说得很明白,人的资质秉性没多大不同,只是君子善于借助外物罢了。“借用”并不是一件坏事,关键看怎么借。

  时下全国各地联合办学的现象如“雨后春笋”,比如浙江的嘉兴在历年高考落后于杭州的尴尬情况下,办了一个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引进“高考工厂”模式期望打个翻身仗。笔者并不认同“高考工厂”模式,但人家既不有违当今的教育法,又是真心诚意学习,你要多说意义实在不大。问题是,有一种“借用”是虚情假意或曰“偷鸡摸狗”,不是学别人的教育管理模式(如果“高考工厂”算是一种教育模式的话),而是“沙里掺金”以提高“沙”的档次,那就不可取了。

  深圳市教育局表示:“对于查实的通过非正常户籍学籍迁移、户籍学籍造假、出具虚假证明材料等手段获取高考资格,以及违规办理高考报名的有关人员和单位,将严肃处理和追责。”拭目以待之际,建议大家不要只盯住一个富源学校,否则有失公平。

  曾记得2014年7月24日《广州日报》有一则消息:“广西钦州二中30多岁的‘高龄’考生吴善柳夺取了钦州市理科状元,被清华大学录取。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曾以‘学霸’之身辗转多所学校参加高考,并数次考上重点大学(包括2011年考上北京大学),但都没有去读。有人称他是‘高考专业户’,也有人质疑他是以考名校来赢取不菲的地方奖励……”如此模式让学校和“考霸”实现了“双赢”。

  有一个哲理小故事:一位老师走进教室,拿出一张画有一个黑点的白纸问学生:“孩子们,你们看到了什么?”学生们齐声喊道“一个黑点”。“难道你们都没有看到这张白纸吗?眼光集中在黑点上,黑点会越来越大。生活中你们可不要这样啊!”老师教导说。

  据说,富源学校成绩“逆袭”有两种办法:“一方面从河北挖尖子生入广东户籍,在深圳高考;另一方面招广东的孩子,学籍挂在富源,但先送去衡水上课,再回深圳高考。”这样一来,富源学校成了“黑点”抑或“焦点”,而“焦点”之外呢?如果教育已成为赌博,覆巢之下无完卵。(金新)

文章来源:http://www.jmnews.cn/news/2019/05/263285.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