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荆城全搜索 无畏不惧,隔离病区的“90后”们

无畏不惧,隔离病区的“90后”们

  “哪有什么白衣天使,不过是一群孩子,换了一身衣服,学着像前辈一样,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这是最近网上很火的一句话。一场疫情肆虐,牵动全国人心,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没有假期的春节,医护人员们一马当先、冲锋在前。

  在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新冠疫情”防控救治一线,隔离感染病区可以说是风险最高的地方,在穿梭病区间的112名护士中,有很多稚嫩的面孔。我们很难一一获知她们的名字,可是从她们身上却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标签——“90后”,她们占到了隔离病区整个护理队伍的75%以上。

  罗紫荆

罗紫荆1

  “我1997年7月1日出生的,就是香港回归那天,所以爸妈取名‘紫荆’。”护士罗紫荆应该是这群护士中资历最短的护士,她于2019年12月20日才签定正式聘用合同。还来不及庆贺,仅仅一个月后1月21日,罗紫荆便从原肿瘤内三科抽调到新冠肺炎患者医疗救治的感染六病区。

  “当天我就告诉爸妈了,他们保存了我的‘排班表’,每天给我打电话。我上下班也会微信留言给妈妈。有些生活用品都让爸妈送到医院大门口,用报纸垫着放在地上,隔几米远看着,等我下来拿。”罗紫荆说,倒班时本来可以回家休息,因担心给家人带来风险,几乎进病区的所有人都吃住在生活区。

  “输液针扎了两三次才成功,患者依然会说‘谢谢’,还握拳为我们‘加油!’”工作服、隔离服、防护服,里里外外三四层,口罩、护目镜、面罩……这些让本就紧张的罗紫荆更显“笨拙”,加之护目镜上的雾气,工作起来战战兢兢。“她从第一天的不知所措到现在的熟练稳重,成长和自我调整的非常快。”护士长吴继力更多的是鼓励和肯定。

  “刚进来时汤腊春老师带着我,后来又是尹丹老师,我每次下病区前,老师们都会反复检查防护服,总会说一些鼓励、打气的话。”罗紫荆特别感恩老师们不厌其烦的带教和鼓励,更感谢患者的宽容。“等好了之后一定常来看看你。”这是罗紫荆护理的第一位患者,40多岁的刘阿姨对她说的话,至今仍记忆犹新。

  丁晓钰

丁晓钰(左)

丁晓钰(左)

  “作为一名护士,此时此刻,有召必回!”丁晓钰今年25岁,节前与未婚夫商量趁春节假期安排双方父母见面,定下婚期。从1月21日医院的紧急动员会后,她说服未婚夫和家人,退了回老家的车票。“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能退缩,订婚什么时候都可以,上半年不行就下半年,今年不行就推迟明年。”1月26日,护士长的一个电话,丁晓钰便草草收拾了些换洗衣物,义无反顾地奔向“战疫”一线。

  面对疫情,“90后”没有畏惧,更没有退缩。从他们口中说出的话语真诚又纯粹,可正是这些“铮铮誓言”,诠释着职业的选择和担当。

  或许这“无畏不惧”,正是青春的模样。

  向仙桃

向仙桃

向仙桃

  向仙桃原是肿瘤科护士长助理,除夕当天一接到上一线的命令,她就义无反顾穿好三级防护用品,喊着“加油”,走进感染三病区来到患者身边。第二天,她就让同事帮忙剪短了头发。

  “阿姨,需要打开水吗,饭菜怎么样?”“谢谢你啦,开水还有,饭菜其实很好,就是吃着不香”“阿姨,别灰心,多吃点,身体才有力量打败病毒,今天体温还好,继续保持,没什么不舒服,我们离出院不远了,加油哦,”在病区,向仙桃每天与患者和谐相处,互相鼓劲。每次4小时从病区出来后,电话信息爆满,她回得最多的就是“不好意思,手机没带”。每次老公和孩子发来视频邀请,向仙桃总是很犹豫,怕他们看见自己疲惫的样子,擦干眼里的泪花,还是调整好情绪,微笑着点开了视频,“妈妈,我想你了”,“妈妈也想你,等我打败了病毒恶魔就回来,你要给我勇气哦!”“嗯,妈妈加油!”“加油”。家人的支持给了向仙桃莫大地勇气和力量。

  吕红燕

  吕红燕原是呼吸内科护士,医院感染科新病区开辟后,需要大量一线护士,吕红燕和同科的姐妹们递交了请战书。递交请战书之前,她给爸爸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不能回家过年了,电话那头爸爸的一席话“燕儿,爸爸支持你的任何决定,我跟你妈妈都挺好,你放心,我们在家等你回来”让她?禁潸然泪下。

  作为一个20多岁的小姑娘,凝视着手中这张单薄的请愿书和殷红的手印,吕红燕?禁问自己“怕吗?”答案是用?的点点头。但想到有视为珍宝的父母、有与之交心的密友、有激励进步的领导、有帮助成长的同事。他们的支持与爱让吕红燕无所畏惧。疫情面前吕红燕履?着誓言,无怨无悔加入了逆行者行列。护理部毛主任“你们很勇敢”给吕红燕无限大的鼓励。

  吕红燕进入感染科三病区后,与新姐妹了成了“并肩奋战的生死之交”。 工作中,经常因雾水模糊了视线,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操作,有时因为穿着厚厚的隔离衣戴着三层手套,为患者进行护理是会略显笨拙,但透过模糊的面罩隐隐看到他们脸上的笑意,吕红燕紧张的情绪瞬间缓解。一晃在病区工作已有10多天了,吕红燕不再因疫情而感到害怕与惶恐,因为有同事、有患者在同一战线,共同对抗敌人。“我不曾后悔所做的决定,不辱使命,砥砺前行。待春暖花开之季,再去欣赏武大的樱花。”

  石嫣

  疫情发生后,各科室人员或集体或个人纷纷上交请战书。她所在的耳鼻喉科护理团队较早向护理部递交请战书。石嫣于1月22日第一个被抽调到发热门诊,担任留观区护士,24小时六班倒。自进入防控一线,石嫣吃住在科室,再也没有回过一次家。春节期间,石嫣奶奶重病住在医院内分泌科,几次病危,石嫣忍着一次也没去探望。

  王丽芹

  王丽芹,原是神经内科护士,由于长期护理重病人,每天要无数次地弯腰为重病人翻身,她患上了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先后做过两次椎间孔镜大手术。考虑其身体原因,被调到耳鼻喉科工作。疫情发生后,她没有犹豫,与姐妹一起走进感染病区。

  王丹妮

  王丹妮,原是肿瘤内三科的护士,疫情发生后,她同科的姐妹们被安排进入感染科四病区,考虑到她两岁的女儿刚做完心脏病术,正处于康复期,每个月还需要前往武汉定期复查,护士长吴继力劝她留在后方,但被她果断拒绝了。2月7日是正好是她两岁女儿生日,和女儿视频时看着屏幕里活泼的女儿,刚说出“宝贝,生日快乐。”晶莹的泪珠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程思宇

  程思宇,原是疼痛科护士,疫情发生后,整个科室被划入感染病区成为感染科四病区。由于工作时长时间穿戴橡胶手套,她的双手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布满了红疹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溃烂。护士长全君洁看到后,劝她赶紧退出一线,但她倔强且坚定的对护士长说“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下吧,我擦点药做好防护就行啦,坚决不下!”

程思宇的手

程思宇的手

  事实上,在荆门市第二人民医院,这样的“90后”不胜枚举。如感染五病区护士段盈,老公长年在外地,只有过年才回来,1月25日入病区后就吃住在这里没回过家。五病区护士褚云,女儿还没断奶,丈夫也在医院工作,她只有狠心将女儿交给父母,坚决留在前线没有回过家。护士付亚芹因有三个月身孕,护理部拒绝了她的请战要求,将她留在后方,她也是目前留守在耳鼻喉科惟一的一个护士。还有杨凡凡、石晓玲、卢慕雪三位护士的老公都是洋丰集团驻外地销售员,春节长假,他们本来可以相聚,但在疫情面前,她们毅然舍弃难得的时光,奔赴一线。

暴风截图20202733916348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前,正是这群曾经大家眼里的“孩子”,面对生命的挑战和威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守护着爱的人。17年前的那场非典,罗紫荆才6岁,丁晓钰不过9岁,别说对非典的认识,或许连印象都没有。他们曾被赋予“非主流”“太脆弱”“不敢吃苦”的一些标签,他们也曾承受怀疑的目光,成长的路上少了些许历练和打磨,能否担当重担?可是,面对这场疫情,年轻的“90后”们却用自己的行动和表现,给出了一个让大家信服的回答。

文章来源:http://www.jmnews.cn/news/2020/02/280277.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