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页面

首页 > 采蘑菇的“小姑娘”,可知毒菇400种

采蘑菇的“小姑娘”,可知毒菇400种

  眼下正值梅雨季节,我市林地众多,特别是城北山林里,野生蘑菇在雨后疯长。这些蘑菇颜色各异,看着格外鲜嫩,与平时在超市、菜场里买的蘑菇长得极为相似,引来众多市民采摘尝鲜。然而并不是所有野生蘑菇都待人“友善”,有些蘑菇就含有剧毒,如果误食毒蘑菇,轻则身体不适,重则可能引发生命危险。

  一个月来,10人误食毒蘑菇入院

  14日,记者走访中心城区多家医院,发现一个月以来,有10人因误食毒蘑菇中毒,被送入医院急救,其中市一医收治4例患者,市二医收治6例患者。这些患者大多来自城北山区。市二医收治的患者全部集中在肾内科进行透析,年龄最小的患者13岁。

  “这个蘑菇害死人,以后再也不敢随便摘蘑菇了。”55岁的杨老伯已经在市二医住了3天院,回想起刚被送进医院时的情形,他说犹如做了一场噩梦。

  杨老伯是东宝区子陵镇青山村人。7月3日,他进山采蘑菇,采了大概半公斤,中餐时便炒食了这些蘑菇。当天下午到晚上,他并无不良反应。次日,他感到身体不适,有反胃症状,他也没太在意,以为休息下就会好。没想到过了4天,病情越来越严重,整个人四肢乏力,甚至出现了无尿症状。他被送往市二医时,已经危在旦夕,被诊断为急性肾衰竭,当天就做了透析手术。现在,杨老伯的身体正在慢慢好转。

  杨老伯回忆,这些蘑菇都是以前采摘过的,以前吃了好像没什么事。

  跟杨老伯有相同遭遇的,还有老黄。老黄也是城北人,每年夏天都会在自家的园中种多个品种的蘑菇,自认为有辨别毒蘑菇的能力。

  7月3日,老黄在路边的树林里捡了松菌、像绿豆一样的野生菌等四种不同种类的蘑菇。在家伴着韭菜、辣椒炒了一盘“杂烩蘑菇”,心情不错的老黄还喝了两杯白酒。但没想到,正是这一盘野蘑菇,让他受尽了折磨。发病初期,老黄一晚上要上5次厕所,之后感到头晕、乏力,直至一连几天出现无尿症状。最后送到市二医,也是做透析才保住性命。

  老黄说,这些野蘑菇小时候经常吃,谁能想到现在吃了会中毒。另外,他认为有一套辨别毒蘑菇的土方法:掰开蘑菇的把儿,里面若有浆水流出来就是毒蘑菇。

  误食毒蘑菇,严重会导致急性肾衰竭

  市二医肾内科主治医师龚正堂表示,食用毒蘑菇可能会导致严重电解质紊乱,代谢性酸中毒,轻症患者会出现恶心呕吐、头晕乏力等症状。重症患者会出现无尿,急性肾衰竭,肝功能或凝血功能障碍,需要做透析来清除血液中的毒素。另外,大部分患者难以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身体不适的原因是食用毒蘑菇所致,从而错过最佳治疗时间,导致病情加重。

  龚医生提醒市民,尽量不要食用野生蘑菇,如果误食毒蘑菇,一定要尽快到医院接受正规治疗。

  杨老伯跟老黄都有采摘野生蘑菇的经验,为什么以前吃没事,现在吃了会中毒?对此,记者采访了龙泉中学南校生物老师张善明。

  张善明表示,有三种可能:首先是个人体质差异;其次是受环境影响,蘑菇外形发生了改变,肉眼看着跟以前采摘的相似,其实不是一个品种;最后还有一种可能,烹饪时间短了,蘑菇没有煮熟煮透。

  很难辨别,我国已知毒蘑菇有400多种

  毒蘑菇容易辨别吗?记者走访了市农业部门,一位别姓负责人做了如下科普:毒蘑菇又称毒蕈或毒菌,是指人食用后出现中毒症状的大型真菌。目前,我国已知的毒蘑菇种类有400多种。蘑菇中毒根据临床表现分为8种类型:胃肠炎型、急性肝损害型、神经精神型、溶血型、光敏性皮炎型、急性肾损害型、横纹肌溶解型和混合型。

  关于毒蘑菇的辨别方法,这位负责人说,黄老伯提到掰开蘑菇的把儿,看里面有无浆水流出,以此判断是否有毒,毫无科学依据。另外,靠颜色分辨也不靠谱,有市民认为颜色鲜艳或外观好看的蘑菇有毒,也不尽然,因为色彩不艳、长相并不好的肉褐鳞小伞、秋盔孢伞等却极毒。例如毒蝇伞很漂亮,不少蘑菇艺术品都是以这种菇为原型创作的,它却有毒;但同样很漂亮的橙盖鹅膏,却是著名的食用菌。

  还有市民认为,不生蛆、虫子不吃、味苦、腥臭的蘑菇有毒。实际上,著名毒菌—豹斑毒伞却常常被蛞蝓摄食,不少有毒菌类也会生蛆。

  在民间还有一种谬传:将蘑菇与银器、大蒜、米饭一起炒或煮后,变成黑色的有毒。实际上,蘑菇毒素不会与任何银器发生反应。

  综上,这位别姓负责人提醒:毒蘑菇的种类繁多,形态多样,部分毒蘑菇与食用蘑菇极其相似,菌类专家都难以仅通过肉眼辨认,普通人更是很难根据其形态来辨别是否有毒。防范毒蘑菇的根本办法就是不采摘、不销售、不食用野生蘑菇。(荆门晚报记者 胡燕 实习生 张子末)

  常见的毒蘑菇

红托鹅膏

红托鹅膏

地鳞伞

地鳞伞

裂皮鹅膏

裂皮鹅膏

灰花纹鹅膏

灰花纹鹅膏

毒红菇

毒红菇

毛头鬼伞

毛头鬼伞

茶褐丝盖伞

茶褐丝盖伞

条盖盔孢伞

条盖盔孢伞

黄粉末牛肝菌

黄粉末牛肝菌

毒蝇鹅膏

毒蝇鹅膏

古巴光盖伞

古巴光盖伞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来源:http://www.jmnews.cn/news/2020/07/293138.shtml